聂方红同志《证券市场周刊》连发两文议新政

    编者按:最近,校(院)长聂方红同志连续在《证券市场周刊》发表了两篇关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方面的文章后,在证券市场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1月12日发表的《完善IPO新政的四点建议》一文中一些观点建议,与重新修改后的IPO新政得到印证;3月30日发表的《四角度看优先股》一文中的诸多观点也获得业界普遍认同。现将这两篇文章予以转载,希望能为从事经济研究的教研人员提供参考和借鉴。


 《完善IPO新政的四点建议》

http://stock.eastmoney.com/news/1406,20140112352810234.html

 A股市场之所以长期不振,不是我国经济本身出了问题,而是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存在缺陷,集中体现在诚信不足、圈钱无度、“三高”发行、市场不公四个方面。最近出台的IPO新政以及新“国九条”虽然已经开始触及这些深层次问题,但还不够到位,有必要进一步完善。

 比如新股申购,既要有市值又要有资金,还必须两个市场分开算,本来中小投资者的资金就非常有限。还有优先股,在资本市场本来就有国际通行的准则,我们偏要把它改为三年后可以转换为普通股的类似大小非的东西。再比如对大股东的减持虽有限制,但也仅仅是迟缓多拖一点时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另外,新政没有解决现货市场与衍生产品市场的交易制度对接一致的问题,我们A股市场现货交易实行的是T+1交易制度,而股指期货市场执行的是T+0制度,这就为一些机构利用政策长期做空现货提供了机会,散户只能做多、融资才能赚钱,想做空融券时有把握的基本没有机会,有机会的又没有把握,只有机构可以利用资金优势在现货与期货两个市场反复倒腾,涨跌通吃。因此笔者建议IPO新政从以下4方面进行完善。

 第一,调整新股网上申购政策,改为简单的市值申报配售。新出台的新股发行政策,原本就关照了大资金与机构,他们网下配售不需市值约束,只要有钱就能申购,而网上发行除了市值之外还需相应资金到位,这比单纯资金配售还伤害股市与投资者。因为政策初衷是为了稳定市场,但实际上在市场低迷情况下会更加引发市场动荡下行。由于市场不好,股市没有赚钱效应,新增资金不可能入场,即便想打新股,也不如网下申购稳靠,这样就只有场内资金在支撑股市,而场内资金在二级市场大多亏损累累,现在申购新股不仅需要市值还需要资金,这就逼得股民卖老股去买新股,弄不好造成两头亏。如果管理层希望股民长线投资二级市场,就应该改变现在的申购办法,只需投资者根据自己的市值与判断申报购买新股数量,而不需事先交钱,等发行中签以后再交款即可。

 第二,调整优先股的政策,不能形成第二次“大小非”。最近主板市场下跌,具备发行优先股条件的银行(行情 专区)等大盘蓝筹的下跌是主因。本来在股市开展优先股试点是妥善处理投资与融资矛盾的一个可行办法,让好公司有机会扩大融资,让稳健的投资者有稳定的收益。然而三年后可转换为普通股的政策又让这一探索变为与增发差不多的东西,尽管有转换价格的限制,但吃亏受影响的全是发行优先股试点上市公司的现有投资者,因此用脚投票是他们当前惟一的选择。

 第三,进一步强化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等责任主体的诚信责任。新出台的IPO新政最大的亮点就是强化了发行人与控股股东等责任主体的诚信义务,但是这还不够,因为商业领域基本的规律是买的没有卖的精,虽然义务明确了,他们依然可以利用政策打擦边球,把募集资金项目做慢点,或者找借口推迟改变投资项目,待到关键时点与限售到期前夕再出利好,让股价高于发行价,同时还可以通过不断大比例现金分红掏空上市公司,通过不断高比例送配股份降低净资产值,从而拖过哪怕是延长了的限售期。现实告诉人们,义务没有强制约束力,只有责任追究才是触动利益的,应该出台政策对控股股东与大股东低于发行价减持股份所得收益征收资本利得税,让包装上市的公司与“三高”发行的公司讨不到大的便宜,为缺乏判断能力的大部分普通投资者营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

 第四,尽快推出T+0交易制度,为普通投资者及时纠错提供机会。T+0的最大意义在于推动A股现货与期货市场的接轨,降低股指期货市场对现货市场的影响力。同时有助于活跃市场,让机构庄家操控市场变得更不确定,也给广大散户提供一个及时止损纠错的机会。



 四角度看优先股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tocktalk/20140330/135018657767.shtml?qq-pf-to=pcqq.c2c

 期盼已久的优先股试点终于出来了,市场为之沸腾,不仅当日两市以大涨收盘,而且舆论普遍叫好,有人甚至喊出反转将至的口号。具体结果如何?市场将会给出答案!作为散户,我们倒是需要搞清楚优先股下面几个问题。

 一,优先股也是一种融资手段。不用说,优先股是为融资服务的,而且主要是用来为代替无法发行普通股的企业服务的。因为如果上市公司能够通过增发普通股融资,谁也不会傻到用高成本的优先股去融资,这样,圈钱的本性就出来了,逻辑的必然是,优先股的推出,扩大了市场的投资品种,分流了股市的资金,有机构估算,假定优先股在创新一级资本工具中占比达50%,未来两年仅上市银行可发行优先股规模就可能超过3000亿元。从股市供需关系的层面看,是扩大了供给,减少了普通股二级市场的需求,那些追求稳定收益的稳健型投资者如社保基金等可能从原来的二级市场转投优先股市场。既圈钱又抽钱,对股市长期来看不见得是利好。

 二,优先股不一定会改善公司业绩。如新股发行与公司增发一样,企业发行优先股不见得就一定能改善上市公司的业绩。因为,优先股要发行成功,成本可能非常高。优先股不能转为普通股,其流通变现的能力就非常差,而且在公司破产清算时它的清偿顺序又在债券之后,就使得它的融资成本至少要比普通的企业债券高,现在能发出的企业债许多票面年利率都在8%、9%了,不少地方还有政府做信用担保。由此推算,如果优先股约定的股息率太低,如6%以下,就没有吸引力,发行就会失败;考虑到办法明确上市公司优先股股东按照约定的股息率分配股息后,不再同普通股股东一起参加剩余利润分配,如果要有吸引力,至少要高于债券,或者至少比现行市场所有信托产品、理财产品要高,加上中介发行费用,8~10%的股息率肯定要的,这已经基本接近两市大多数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了,大多数公司可能对此都是难以承受之重,只有现在还在享受垄断收益的金融保险业可能还可以接受,这也是优先股最利好银行股的根本原因。显然,包括银行股在内,如果发行优先股过多的话,对企业经营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一旦经营不善还会增加亏损额度,它不像普通股那样可以改善财务成本,而且还可以通过不分红、少分红来增加发展投资。

 三,优先股增加了上市公司的分红压力。对普通投资者而言,按现有的分配逻辑,优先股的固定分红肯定会挤占普通股东的分红份额,导致股息回报水平更低。我国沪深两市近3年的平均股息分红水平一直不到2%,就是银行业上市公司最高的股息率也在6%以下,上市公司为了减少发行优先股以后的分红经营压力,最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减少对普通股的分红水平,这对二级市场普通投资者明显是利空。既然优先股不一定改善企业经营,反而还增加了公司分红压力,提升了缩减普通股分红派息水平的可能性,那么,二级市场对优先股政策的预期方向应该至少是中性偏空的。

 四,优先股对二级市场的影响不会很大很久。一是能够参与试点的标的不会多。上证50就只50只股票,这些股票虽然对指数的影响大,但基本已成为期指市场参与者操纵与对冲的工具,散户参与的程度并不高,缺乏群众基础。吸收合并与收购更没有几家标的公司会接受的优先股方式,人家要的就是股价升值与变现呢。至于回购股票注销后再发优先股,更无意义,对公司没有丝毫好处。二是愿意参与的公司更少。除了银行业因为股价接近或低于净资产,盘子又大,再融资需求旺,为减少二级市场震荡、增加成功率有积极性之外,其他上市公司可能会更多倾向于发债、增发普通股和期权等,毕竟,发行普通股对上市公司与投资者都是得益多多的优先选项。三是大面积推广与推行的可能性不大。即便在欧美等发达资本市场,优先股也仅仅只是资本市场的一个有益补充,其市场规模与股票市值、债市规模相比还非常小。四是在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上面留了转换普通股的小门。

 总之,影响股市运行趋势最重要的永远是经济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和市场资金面。散户切不可为一种新的投资方式冲动买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